國家一類新聞網站 三秦都市報官網

急救 就是與時間賽跑 記者體驗兒科醫生的“十二時辰”

急救 就是與時間賽跑 記者體驗兒科醫生的“十二時辰”

陜西 三秦都市報-三秦網 2019-07-29 09:32:57
分享到:

深夜手術 本報記者 葛蘭攝

急診搶救室里醫生向家屬叮囑治療事宜

急診手術室里緊張工作的氛圍

深夜西安市兒童醫院急診大樓外患者來往不斷

抽血窗口排隊

三秦都市報-三秦網訊(文/圖 記者 葛蘭 你對夏夜的印象是什么?

是家中吹著空調的涼爽愜意,還是電視機前的溫馨時刻;是燒烤攤前的大快朵頤,還是公園里的消暑散步?

對于醫院里的醫生們,伴隨著夏夜的依舊是緊張的神經和不停歇的手術治療。

暑假,校園、幼兒園安靜了,“嘰喳的小鳥”們留守家中,各種煩惱和意外也隨之而來。有摔傷的、有燙傷的、有淘氣惹麻煩的,還有頭疼腦熱的……

兒科醫生們的一個班究竟有多忙?夏夜里守候在急診室里的那些“白大褂”都在做些啥?記者通過“十二時辰”,還原他們在急救時,是如何與時間賽跑的。

“大夜”換班前的急情

亥時(21:00—23:00)

7月27日22時,星期六,夜已深。

可在西安市兒童醫院西樓的急診中心大樓里“黑白不分”,醫生和護士們緊繃的神經絲毫不敢松懈,一個重要的換班環節正在進行。

“快來人,救救我的孩子!”一聲嘶喊,在醫院大廳里炸開了鍋。緊急送來的孩子,是名早產兒,已經7個月了,體重只有3.5公斤。晚上準備睡覺時,母親給寶寶喂奶發生嗆奶,造成寶寶呼吸困難,出現窒息癥狀。

有著20年兒童診治經驗的急診科醫生蹇強,發現送來的孩子有嚴重的雙肺肺炎、缺氧,還有缺氧缺血性腦病等癥狀,病情危重。他和交接班的同事一起配合救治這個病患時,已經是22時30分。

此時,他口袋里的電話突然響起,但他顧不上掏出電話,伴隨著逐漸消失的鈴聲,終于在各個病床前完成了交接班。

肩并肩扛起漫漫長夜

子時(23:00—1:00)

不時出現的救護車和慌慌張張抱孩子闖入搶救室的家長,讓急診搶救室里格外“熱鬧”。孩子的哭聲、家長的急切聲、醫護人員的安慰聲此起彼伏。

34歲的鄒宗毅,8年兒科經歷,5年來一直堅守急診崗位。這個晚上,又是他當班。記者見到他時,他正端著一個大茶缸,放在了急診辦公桌的下面。

在他的記憶中,盛夏季節不算是忙碌節點。“其實冬天急診搶救室里經常是飽和狀態,在這個房間里走動,甚至都要撥開陪護的家屬才能通過。”鄒宗毅一邊和記者聊著,一邊整理著手中的病歷。

時鐘悄悄指向24時。

值班已經倆小時,鄒宗毅沒有放松過一刻,放在辦公桌下的茶缸子,也沒工夫端起來過。

記者站在急診室一角觀察,解答家屬提問、記下哪位病人什么時間段打了什么針,什么時候該到哪個病床前查看病情。手頭上的工作讓他難得能喘口粗氣。

零點30分,3位老人和120醫護人員抱著一個孩子闖進急診室。

孩子4歲9個月大,一小時前,吃了一塊“豆腐干”,躺在床上和姥姥說笑玩耍時被嗆到,出現呼吸費力、面色欠紅癥狀,在120送醫途中進行了吸氧。孩子的爺爺告訴記者,娃的父母都不在家,擔心孩子出啥意外,趕緊打了120送醫院。

“這是典型的呼吸道異物,呼吸道異物越靠近遠端,危險性越小。如果阻塞在主氣管部位,很容易窒息。兒童呼吸道異物,易致窒息,如果不能正常呼吸,很容易導致死亡。”鄒宗毅嘴上向記者解答病因,手上熟練地安排著手術事項。孩子立即被推到急診手術室,經過全麻后,被醫生通過支氣管鏡檢查取出了異物。

抽血化驗處排起長隊

丑時(1:00—3:00)

急診大廳里,候診的長椅上,或坐或躺著一些從外地趕來帶孩子就醫的家長,不少掛號后等待就醫的家長,懷里抱著熟睡的孩子在打盹。急診觀察區里,打著點滴的孩子也昏昏欲睡,幾名護士忙前忙后更換液體。

抽血化驗處的小窗口,排起了長長的隊伍。面對化驗室醫生舉起的針頭,一個孩子哭鬧著反抗。取藥處的藥房里,穿著白大褂的藥劑師一手拿著黃色的藥單,一手拿著剛剛從藥品架上取下的藥校對著名稱。

此時,古城西安早已進入“休息”狀態,而急診室則迎來了后半夜最忙碌的時刻。

“說不累、不瞌睡那是假的,但是你的崗位在這里,你的職責讓你只有堅守,每當你拼盡全力從死亡線上拉回來的一個個鮮活生命,再累也都值了”。普外一科值班醫生張生說。

從業8年來,張生說這3個月輪到他上總住院醫師崗。3個月里,每天都是夜班,一周只有一晚能回家睡個踏實覺。短短20分鐘,他處理了2例腸套疊病人,其中一名是2歲6個月的孩子,另一名是7歲。

“腸套疊,多見于4個月到2歲的孩子,因為呼吸道感染、腹瀉、添加輔食等,造成腸道刺激后誘發。”張生介紹,出現腸套疊的孩子會陣發性腹痛、嘔吐,嚴重者會有便血癥狀。說著,張生又鉆進了急診室。

吃不上飯已經成了慣例

寅時(3:00-5:00)

“時間就是生命,”每處理一起突發病情,都是在與時間賽跑。在西安市兒童醫院住院部5層,孩子家長在手術單上龍飛鳳舞簽上名字后,不約而同地保持著沉默。記者推開手術室的大門, 看到一張有十個平方大的餐桌上,還擺放著幾份食堂送來的“誤餐飯”,幾個水杯敞著蓋子。深夜搶救,為了趕時間,他們不得不推遲甚至放棄吃飯,“這已經是慣例,每一個值夜班的醫生都已經習慣了。”

沿著更衣室的走廊,來到位于4層的手術室,房間里燈火通明。記者換好無菌服,走入一間手術室,看到麻醉醫師、護士們正在為急診手術做著準備。家長簽字后,被推進來的這名小患者只有6個半月大,中午從家里的床上不慎墜落,造成頭部受傷,頭顱CT顯示顱內大量出血,5個小時前剛從銅川緊急送來。

搶救前,孩子已經昏迷,頭上有明顯的大血包,瞳孔有些散大。擺好體位、開放靜脈、氣管插管、給藥、監測各項生命指標……手術護士倪娜埋頭準備著手術器械,清點所需的物品,生怕有一絲疏忽。

一切都在有條不紊的進行著。白天值班,晚上繼續處理急診患者,緊張的節奏讓這個夜充滿了緊張的氣氛。當說到夜班急診手術話題時,圍著手術臺的5名醫生不茍言笑地說:“病人要緊,病人要緊。”

他們明白,只有認真地工作,嚴格執行各項規章制度和操作規程,才能保證患者的安全。

分秒必爭是急救室的常態

卯時 (5:00-7:00)

脫下無菌服,返回急診搶救室,鄒宗毅放在桌子下面的茶缸還有多半缸水。一名3歲的小孩趴在父親的懷里尖叫“我不打針”,孩子的父親說“都是你太調皮,都是因為你不聽話才來醫院的吧。”一旁孩子6歲的哥哥說:“都怪你自己,要拿玻璃杯砸我,沒想到把自己的手劃破了吧!”

鄒宗毅告訴記者,盛夏的夜晚,收治的兒童患者有車禍、墜樓、摔傷、動物抓傷、咬傷、燙傷、燒傷、闌尾炎、腸梗阻、心律失常、急性心功能不全、急性胃腸炎、皰疹性咽峽炎等,病患類型涉及各個科室,需要夜班會診的頻率也不低。

陽光從急診大門進來,在最后幾級臺階形成鮮明的光暗對比。從“鬼門關”將孩子拽回來的白衣天使們仍分秒必爭,這是急診搶救室的常態。記者坐在候診大廳的椅子上,看著來往的家長,也不由得連連打哈欠了,而上大夜的醫生和護士,仍未停歇。

“我們也希望被理解被尊重”

辰時 (7:00-9:00)

急診室不停歇的日日夜夜,堅守在急救一線的醫生們,都有著各種委屈和酸甜苦辣,還不時會遇到患病的孩子家長由于不理解發脾氣,甚至破口大罵的情況。

“其實我們能理解這些家長們,每個孩子都是家里的希望,大家能深夜心急火燎帶孩子來醫院,肯定是希望我們手到病除,盡早化解孩子的病痛。但是醫生是人不是神,治療也需要一個過程,比起家長的心急,我們的心里也肯定希望孩子們都盡快好起來。”一位站在急診分診臺前的護士說,挨罵或是數落是幾乎所有急診醫生護士都經歷過的,“開始覺得很委屈,后來慢慢就習慣了,多解釋、多安慰,大家也都會理解,會聽進去的。”

門診外科醫生高璐說,做一名優秀的急診醫生,一方面要能承載生命之重的勇氣,另一方便更要有呵護心靈的溫度。“救死扶傷是醫生的天職,我們也有孩子,也能理解家長們的心情。將心比心,我們也希望被理解、被尊重。”

早晨8點,太陽照常升起,又是一個艷陽天。

據統計,這個急診夜班,共收治病人429人,危重17人、搶救8人、急診手術15臺。 

[編輯:楊麗]

李逵劈鱼赢真钱手机版 ipad好用的vnp软件下载 北斗彩票分析 逍遥森林舞会下载 时时彩毒胆五星 同花顺棋牌下载 微信红包大小单双玩法骗局 pk10手机智能计划软件 神算子三码中特论坛 三人斗地主下载 三期必出特一肖